相璃

烟火(濑名泉生日快乐!)

泉总啊……你的生贺我从十月初就开始写但是直到现在我才写完三分之一而且越来越渣所以......我对不起你我拖稿了【正经】
所以我干脆把我写完的那篇泉岚发上来当生贺好了ˊ_>ˋ
*ooc有
*BE(这不是我心里的生贺【哭】)
*虽然是泉岚但是岚姐领便当领的贼快

【高亮】【高亮】【高亮】
*设定纯属自己瞎掰,不要在意那些与现实不符的玩意儿ˊ_>ˋ
【高亮】【高亮】【高亮】

*自己都不知道这算不算生贺
*反正手头就只有这一篇完结的文干脆发上去得了

*文笔渣,文笔渣,文笔渣

【第三天,组织发来信息,我们被抛弃了】
飞船故障的第三天,濑名泉知道,自己和鸣上岚被抛弃了。
组织发来消息的时候鸣上岚还睡着,濑名泉面色平静的接受了这个消息----(材料都用来改进第二艘飞船了)
信件白纸黑字,醒目而沉默着宣告他们的命运。指尖变的冰凉,一向自诩冷静的濑名泉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绝望慌乱。七天的食物与水,即使再节省,又能撑到几时呢?
【濑名,相信我们,我们再去尝试,一定会让你和Naru平安回来的!】
屏幕闪了闪,一行黑字跳了出来。濑名泉右手食指摩挲着控制按钮,注视着替代了组织信件的文字。良久,他蓦地笑了。
【王様:我们会不会变成烟花呢?】他如此回复到,看着进度条从1%爬到100%,最后显现出【成功发送】的字样。
合上电脑关掉屏幕,濑名泉伸着懒腰走出房间,露出一个与往常无二的笑。
“早安”
“唔,早安泉酱~”
【鸣君,我多希望我们能平安回归,然后,带着你去看最璀璨的烟火】


【今天,鸣君生病了。】
触碰到那人滚烫的肌肤时,濑名泉的心沉了下去。由于并没有在这里长久逗留的打算,所以飞船里并没有备药。哪怕是一个小感冒也会是致命的存在。
“泉酱,人家想喝水啦……”鸣上岚裹着厚厚的被子,烧的脸颊通红。鸢尾紫的眼眸一直追随着濑名泉的身影,好像要把他深深烙在眼睛里。
“呐,泉酱,笑一笑嘛~老是板着脸的话会长皱纹的哦”
“鸣君不会让我担心的时候再说吧”濑名泉撇了撇嘴,接过鸣上岚递过来的空玻璃杯走向厨房。“这个时候生病什么的真是超~烦人!”
“喂,你可要快点好起来哦,我们约好了一起去看烟火的。”
“嗯!人家会说到做到的啦”鸣上岚望着濑名泉的背影,笑容仍旧灿烂。


【鸣君,睡吧,我会叫醒你的】
鸣上岚睡着的时间越来越长,意识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濑名泉放下了自己手上的一切事情,每天只是坐在鸣上岚的床边,看着他的睡颜,这种感觉真的很坏,濑名泉这样想着。
看着恋人走向死亡却无能为力的样子,真的超烦人啊!
第六天早上,濑名泉稍微起晚了些。他习惯性的向身边望去,可是那个熟悉金色身影并没有出现在眼前。
“喂,鸣君?!”
“泉酱,人家给你做了早餐哦~”门外传来鸣上岚甜甜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有活力。
“身体还没好就不要干活啊!你很让人火大啊!”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濑名泉脸上却是带着笑的,“太好了呢,鸣君。”
其实鸣上岚做的饭并不算好吃,鸡蛋煎的微糊,米粥也熬的稠了些。濑名泉小口小口的喝着粥,视线始终粘在不停搅拌着米粥的鸣上岚的脸上。
“泉酱在发呆吗?真是可爱呢www”鸣上岚伸出手在濑名泉眼前晃了晃,白皙的手指逆着灯光,微微透明的指尖似乎要与光线融为一体。
“是啊,在发呆呢。”濑名泉笑笑,吞下最后一口鸡蛋。“鸡蛋煎糊了哦,鸣君。”“可是人家明明有很用心的做了啊QAQ”
“等回到地球以后我教你。鸣君这么聪明,一定会学得很快吧。”濑名泉戳了戳鸣上岚鼓起的脸颊,然后不出他所料的得到了一记瞪视。
这一天,他们的生活一如既往。吃完饭后读了会书,濑名泉指点着鸣上岚做了一顿可以称作丰盛的午饭,午休后二人甚至奢侈的打了会游戏,全然不顾电脑的电量只有最后的5%。


*没时间码了剩下的一半明天再说吧ˊ_>ˋ
*写得好乱啊好乱啊好乱啊……剧情跳得好快啊好快啊好快啊【哭】怕不是已经废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QAQ能看下来真是太好了!

克罗契亚挽歌 .【序】

. 大家好这里相璃…>_<…
. 蠢新第一次发文贼紧张QAQ
. 西幻趴,有受伤啊死亡啊流血啊等成分在
. 应该会虐...?
. cp狮心,然而leo只在结尾出现(应该)emm
. 本来的预计是中短篇然而写着写着就成了中长(?)
. 文中的地名啊啥的全是自己瞎想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ˊ_>ˋ
. ooc什么的肯定会有啦(绝望脸)ˊ_>ˋ
. 序章没有出现leo就暂时不打tag了???
. 感觉自己废话真多ˊ_>ˋ





克罗契亚挽歌
【序】
【诺尔伊娃】是一个具有神幻色彩的国家,最起码濑名泉是这样认为的。传说国家的名字是命名于第一代女王以及她的丈夫,还有的说这是为了纪念对人类作出了极大贡献的两位科学家。而这些在那个重大的发现面前,都无关紧要。
“最主要的是,这里有精灵哦。”
温婉的妇女抱着年幼的银发孩童,话语轻柔。
“精灵?是那种长着翅膀的漂亮的哥哥姐姐吗?”“是的。我们小泉很喜欢精灵呢。”“嗯!泉要努力成为像精灵一样完美的人!”
小小孩童窝在妇人怀里,冰蓝双眸透亮澄澈,带着对未来的期待。
十二月的天总是极冷的,院子里的树木早已掉光了叶子,只有枝干还坚韧的挺立。建筑前面原有一个很大的花苑,但被夏日夜晚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烧掉了,只留下了地面上一片颜色较深的烧痕。破旧的二层砖楼上挂满了爬山虎,风一吹就有干枯的叶片转着圈往下落。
砖楼里却是温暖的。火焰在壁炉里欢快跳动,破旧的地板上摆着几盘份量极少的食物,但孩子们毫不在意。他们围着地毯高高兴兴的坐下,享受着一年一度的节日。
门铃在大家闹得正欢时被摁响,孩子们不由得有些抱怨这太不合时宜。妇女示意孩子坐在原地,自己起身去拉开破旧的木门。
“果然,果然在这里...”男人兜帽下的脸色是不正常的白,嘴唇却是鲜红无比。“让我好找啊...”
妇人的眸中是掩饰不住的惊恐“跑,快跑--跑啊!”颤抖破碎的声音从嘴里发出。直到失去气息的那刻,妇人还在看着最靠近壁炉的位置------
濑名泉刚才坐在那里。
夜幕,鲜血。孩子们的哭喊回荡在耳边,濑名泉穿梭在树林里,精致的脸上布满了泪痕,双脚被尖锐的石子和树枝划出无数血痕,好痛,也好累。可是他不敢停,他也不能停。
“呐,我找到你了。”
男子出现在他身前,慢条斯理地舔着粘在手指上的血液。“你的眼睛真好看。”他轻声。
濑名泉下的忘记了哭泣,只惊恐的看着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刀尖反射的月光映入眼眸,针扎样的疼。
“泉酱,跑,朝着王城跑!”金发身影忽然出现在濑名泉身前,刀剑相撞溅起火花。“去王城教堂,那里会收留你的!”
濑名泉跌跌撞撞地起身,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跑远。
【那个大哥哥好漂亮,好厉害,是故事里的精灵吗?】昏倒前,濑名泉这样想着。
“喂,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男人傲慢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少年。“没能杀死濑名泉,杀死你也不错啊。”
金发少年捂着腹部的伤口,蓦地轻笑出声。“真抱歉,人家可不会这么轻易的让你愿望成真哦?”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花香,像是最安心的安眠剂。








. 其实这是给泉总的生贺的序章(喂哪里看得出来是贺文啦?!),因为犹豫摸完以后要不要发上来所以先发个序章看看情况(?)
. 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_<…红心和蓝手什么的不指望了毕竟写的也不算多好(。)
. 感谢看我废话到这里的你QAQ